蓦然矣11三五现

这里蓦然。cp杂食,但一篇文里必须1V1,当然立场不是很坚定。

【叶黄】橘黄


   *叶修中途出没,蓝雨大部分队员开场出没(今年元旦写的,我元旦就是玩狼人杀度过的)大概是叶警官和黄市民的故事。

  *那段时间特别喜欢用颜色当标题,一直想点题,写得跟应试作文似的ORZ,我的锅,标题可能反复出现

  *很想写萌的cp的「相遇」,就一对对写下来,诞生了这个系列

  *统一tag→#相遇的专属颜色#(旧文首发系列)

  *请忽略一个巨大的bug: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打算谈恋爱?

  —————————————————————————

  一转眼,这一年也快过完了。

  蓝雨公司的众人自然也是约好一起度过这个元旦,虽说不比农历新年来的有氛围,好歹过了今夜就是新一年的一月一号了。

  黄少天又拉了其他部门的人一起,凑了十个人,在一个包间里就开几盏橘黄色的小灯玩狼人杀,喻文州表示灯太亮没气氛不是。一桌子里有老手也有萌新,玩了几轮下来,众人是看谁都觉得不对劲,场面一度很尴尬,黄少天直接不满地喊道,“我说郑轩你能不能别把私人恩怨带进来啊,把把都投我,上一轮我是猎人,你说我不带你走带谁?这回我也占个神职,你们爱信不信!”

  “黄少,这不能怪我啊,到你描述的时候回回过,这算啥?”郑轩亚历山大地说。

  黄少一脸恨铁不成钢,“本少那叫清者自清!而且我不是都说了嘛!我是好人啊!”

  “这不跟没说一样吗……”郑轩小声反驳了一句。

  玩狼人杀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后来一些小零嘴端上桌之后,法官徐景熙表示心很累,当他说天黑请闭眼时,黄少天的手还凭着感觉抓了一大把瓜子就喀啦喀啦地嗑瓜子,还有什么喝饮料吸管声,吃薯片的声音,听得徐景熙也想吃,他们这是深夜报社!

  “各位大佬们,能不能认真严肃点啊。”徐景熙无奈地没有按照官方话继续说。

  卢瀚文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这么吵还怎么听声辨位啊!”

  “听什么声啊,现在狼人都学聪明了,你能听得到动静?”黄少天还在嗑瓜子,“还有我吃点瓜子怎么了,我挺严肃认真的啊,游戏规则里也没说不能吃东西啊,这叫针对!我反驳啊!”

  喻文州则是笑笑说,“行了,少天他们要吃就吃吧,也不妨碍嘛,还有我们已经闭眼很久了。”

  “那行,部长都说继续了。”徐景熙只好继续说他的台词,“天黑请闭眼。……吃东西可以,倒是快闭眼啊。”

  “马上马上!我再来一把花生。”一人抱歉地笑笑,引得几人附送一句呵呵。后来众人也索性自动屏蔽了吃东西的声音。

  到这轮的第二天的叙述的时候,卢瀚文表示我只是个吃瓜群众,真的。然后郑轩索性来了一句,是吃瓜子群众吧。

  “还有多久零点啊?”“16分钟吧,够再来一局的。”“那就来啊。”

  ……

  “零点了诶。”

  “发红包发红包!!!”

  黄少天也挑了几个人回了一句元旦快乐。

  “黄少这轮你输了,可得喝酒一杯!不许赖!”

  “行行行,喝喝。诶诶你这是一杯?半瓶酒都没了,我回去还要开车的。”黄少天回那个起哄的人。

  “也不多嘛,喝呗喝呗。”

  “得,本少就放开胆子喝一回!本少还就不信大过年的还有人查酒驾!”黄少天也颇为豪气地一饮而尽。

  喻文州提醒他,“还是少喝点吧。”

  “没事儿,大不了叫车嘛。”黄少天此时倒很放得开,以致临走时拢共喝了快一瓶。

  然而黄少天还是天真了,回家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多,这个路段并没有出租车。只有橘黄的灯光和临街的灯牌在照亮着外面世界一隅的模样,和白天的喧闹嘈杂截然不同的很安静的凌晨,有偶尔的车辆在仿佛突然间宽阔的马路上驶过,像一道流星一样在黄少天眼前流逝。

  黄少天挣扎了一下,还是走向了自己开过来的车,他想他总不至于那么倒霉吧,第一次酒后驾驶就被抓,听说大半夜的不怎么查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而且今天还是元旦诶,应该都放假了?可转念一想,人民好公仆们应该还是会坚守在岗位上吧,算了,再不回家就只能睡车里了。黄少天行动力很强地直接坐进车里,系好安全带又操作了几下,很快的把车开动起来,仿佛是不打算给自己留什么退路。

  黄少天虽说喝了点酒,但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毕竟平时酒量还行,一瓶都算是开胃的了。

  静谧的国道上,黄少天慢慢地开车,毕竟有点睡意,不敢开太快,虽说路上基本也就他这一辆车。

  黄少天本以为他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家,结果——

  一个看起来像是警察或者是保安的人拦住了他的车。

  黄少天有点懵了,他摇下车窗,先听听对方怎么说,自己内心则是边刷吐槽边想对策。

  “您好先生,警察例行检查酒驾,请您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谢谢。”说着还敬了个礼。这话客气,可这人的语气怎么听怎么像自己被嘲讽了,或者说是这人语气实在过于轻佻,比起警察,黄少天觉得他更像那什么有点吊儿郎当的世家子弟。

  “查、查酒驾,是吧?小同志啊不哥,您看啊,像我这种遵纪守法的好市民怎么会酒驾呢!我这开车开得稳稳当当的,哪里像什么喝过酒的。嗯,您说对不对?”黄少天也一通胡扯,“我这不是公司加班加到现在嘛,哪儿有什么时间去吃吃喝喝的啊……”除了刚开始有点紧张,到后来就直接恢复到原来的语速。

  “哦?”警察同志似乎带点狐疑,挑了挑右眉,轻笑着说,“加班啊,好巧,我也是——”

  “这么巧啊,那您辛苦辛苦,你们警察同志都干到这么晚吗?那岂不是春节的时候也是这样?不能回家过年和家人团聚,想想好像挺凄凉的,哎,小同志啊,你也看开点。”黄少天努力地转移话题。

  叶警官叶修是何人啊?这点小技俩能看不穿?不过叶警官对面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小青年有点感兴趣。

  “是啊,好可怜哦。”叶修顺着他的话可怜兮兮地说,“我这天天值夜班的能不辛苦吗,逢年过节的还都只能看别人成双成对阖家团圆的,结果到我这儿上级连个宵夜也不报销。”当然,说的也都是实话。虽然是职位蛮高的大队长,但过年这种日子谁不想回家,连带着元旦的值班大家也是能推就推,叶修代过几次,久而久之在这种时候值夜班的人选仿佛成了国际惯例。

  黄少天一听也一时有点心疼眼前这人,毕竟模样长得还不错,只是黑眼圈太重了。“这样啊,听起来比我想的还惨,要不你今天的宵夜我包了?”显然黄少天已经忘了他是为什么被这位警察同志拦下来了。

  “行啊。”叶修自然答应地爽快,反正不吃白不吃。

  黄少天一听也有点怔住了,心想实在是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算了,反正是自己挖的坑,不就是请一顿宵夜嘛,幸好身边带着钱。

  “现在去吗,你想吃什么?我感觉前面那家的蒸饺挺好吃的,料多味好!”黄少天又仿佛变成了一个推销蒸饺的营业员。

  可叶修却觉得他的眼睛亮晶晶的,路灯橘黄色的灯光笼罩着他们,小青年墨黑色的眼睛里仿佛和这灯光相互映衬,里面盛满了流光,在汩汩地流动着。小青年眼里的期待让他有点不想打破,反正他也不挑,虽说还是有点想吃炸酱面。

  “你决定吧,我都随便。”叶警官又转了个语调,“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你还没测酒驾呢。”还一边笑着晃了晃手里的酒精测试仪。

  黄少天的心顿时凉了一半,敢情刚才那半天都白扯了?逗我玩儿呢吧。能给差评吗!好生气啊,就这么被套路了。

  叶修一挑眉,“好市民不是说没喝酒吗?怎么怯场了?”

  黄少天壮士断腕一般,对着那个仪器很实在地吹了一大口气,吹完就有点后悔了,但还能怎么办,等着罚款和吊销驾照呗,早知道走路也比这样好。

  叶警官看着显示的数据,有点官方地说,“属于饮酒驾驶,要记12分和暂扣驾照六个月。”又掏出一个小本子写了什么,很帅气地撕下来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一看这数目,酒驾里算轻的了,一千块。可问题是他身边没带这么多钱啊,只能尴尬地问,“警察同志,你们支持刷卡支付吗?”

  “我值班室对面有ATM机,你可以去取钱。”叶修很熟练地接话,反正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哦,那行。”黄少天点点头,逆着光的他看起来有点乖巧。

  叶修想了想,“你要不先把驾照给我?”

  “嗯,我先找找。”然后黄少天就翻了十几分钟,都快把车里的东西翻遍了,也愣是没找出驾照来。这,就很尴尬了。

  叶修看他焦急地找了半天,出声问他,“你不会连驾照也没有吧?”

  黄少天只能干笑,但还是不死心地说,“我再找找。总不能新年第一天就被抓到局子里去了吧。”

  叶修很有耐心地等着,似乎并不觉得无聊,的确是比之前的值夜班有趣一些。

  “哦哦,在我大衣里放着呢,”黄少天仿佛整个人要在车里跳起来似的,“一时给忘了,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我这人东西放得乱,您见谅见谅。”

  叶修接过驾照看了看,确定没有问题后,说,“走吧,一起去取钱?”

  “行!”黄少天拿了后座的大衣下车,跟在叶修后面,他这是才发现原来这人还比自己高那么一点啊。

  叶修自然地靠在一旁的墙上,等黄少天拿着一叠红色毛爷爷后,才悠悠开口道,“请宵夜,还算数吗?”

  黄少天刚想回话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想骂人可仔细一想这也是自己先提的,只好大方地说,“请啊,怎么不请!您查我酒驾我还没谢谢您呢。”说着把钱递给叶修。

  叶修看这小青年是闹脾气呢,不过他也是公事公办嘛。

  黄少天是打电话叫的那家店的外卖,毕竟两人好像都有点走不开。

  两人在值班室外站着,叶修看着小青年一直往立领的大衣里缩,天气有点冷,橘黄色的灯光下,小青年的脸颊,鼻尖还有耳朵都被冻得通红,看起来有几分可怜,看得叶修很想伸手去抚摸一下他,给点安慰和温暖。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然后在触到之后,两个人皆是一愣。叶修的掌心轻轻地贴在黄少天的后脑时,他能感觉到他的手掌传递过来的温度,带着让人莫名安心的感觉,黄少天对此深感神奇,一时也竟忘了躲开。而叶修则是觉得他的头发很软,摸起来很舒服,手在那儿呆了一会就又回到叶修的身侧,好像方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一样,但两个人都有点怀念刚才不应该出现在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之间的温存。

  蒸饺店并不远,所以他们也并没有等很久,拿了饺子付了钱,就进了值班室,里面空间不大,也就放着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叶修直接坐在唯一的椅子上,黄少天见此只好站着,毕竟坐别人床挺不礼貌的。

  而叶修似乎看出了他的小心思,贴心道,“你随便坐,那张床也挺乱的。”黄少天听了这话也就不矫情了,大咧咧地坐在床尾上。

  由于店家只给了一双一次性筷子,两人只好轮流换着吃,后来叶修直接夹起一个送到黄少天嘴边,“要不我夹?换来换去也怪麻烦的。”

  黄少天点点头表示赞同,只是喂个东西吃,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反正都是男的嘛。

  吃完宵夜,黄少天表示要回家了。

  “你要怎么回?驾照可在我这儿,而且现在也没车。”叶修很客观地分析黄少天现在的处境。

  黄少天投来一个询问的眼神,“叶警官,听你这意思是要把我送回去还是怎么的?”说完还勾着唇角。刚才吃宵夜的时候,两人东扯西扯的,顺便把名字手机号也交换了一下,黄少天说这是为了方便联系,好拿回驾照。

  “我这也没车啊。”叶修很是可惜地说,又补了一句,“要不在我这儿凑活一夜?”

  “啊?”

  叶修看到某人一脸震惊,心里有点想笑,这才没逗他地说,“你睡你的,反正我还要值班的。”

  而后来,黄少天则是一有空就来找叶修,说是要他还他驾照,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其中的猫腻。

  许多年后。

  “老叶,当年第一次见面你扣了我的驾照,作为交换,我可是要扣住你的心一辈子的。”

  橘黄色的灯火依旧在那条国道上散发着自己的光亮,而他们在一起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那条国道的路灯下散步、接吻。

  END。4218字

  2017.1.119:06仿佛写了一天。由于别人的话而开的脑洞。

  两点多。“你喝酒了还开车?”“现在查的不严,而且家离得挺近的。”

  五一放假这几天蜜汁觉得这个设定很萌,挺想写黄去烦老叶的。(大概flag)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