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矣11三五现

这里蓦然。cp杂食,但一篇文里必须1V1,当然立场不是很坚定。

【喻黄】银白


  *那段时间特别喜欢用颜色当标题,一直想点题,写得跟应试作文似的ORZ,我的锅,标题可能反复出现

  *很想写萌的cp的「相遇」,就一对对写下来,诞生了这个系列

  *统一tag→#相遇的专属颜色#(旧文首发系列)

  *请忽略一个巨大的bug: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打算谈恋爱?

  —————————————————————————

  大一的时候,刚招完人的天文社趁着几十年难得一遇的流星雨到来之际举行了一次天文观测活动,社里成员个个摩拳擦掌,很是期待。

  天文社选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半山腰,当然除了他们也有一些天文爱好者在这里等候。

  黄少天刚摆放好望远镜,一看旁边有人也闲不住嘴地想要搭搭话,那人在调弄手里的摄像机,很认真专注,简单的白衬衫也被他穿得那么好看,夜色里他的头发看着很柔顺,服服帖帖地待着。

  “同学,你也是来拍流星的?”没什么营养的问题,谁看都看得出来。黄少天说完又掩饰尴尬似地笑笑。

  那人笑了一下,眉眼弯弯地说,“嗯。一起等?”

  “好啊。”黄少天轻声回答,也不自觉地让笑意爬上了嘴角。他又像是想起什么,说,“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你呢?”

  “喻文州,比喻的喻,语文的文,九州的州。”喻文州浅笑,看过来时眼中仿佛暗藏着银白色的星辰,很亮很温柔,让黄少天有点看入迷了。

  黄少天又开始侃侃而谈,谈他是如何和天文结缘的。

  这大概还得归功于沉迷天文学的爷爷,黄少天从小接触最多的东西就是那些星空的照片了,从天琴座到天狼座,从小熊座到巨爵座,他从小就喜欢跟着爷爷在那种晴朗无云的夏夜里抬头望着满天繁星,用不顺溜的普通话数着星星,印象中的夜穹广阔无垠,与之相比,什么都是渺小的,偶有几片薄云,像是满满一碗的黑色仙草冻里又放了些白色的仙草冻还有一小勺的白砂糖撒在上面,一粒粒小晶体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几点银白色的光亮。他就那么痴痴地看着几万里高空上的星星,它伴着阵阵蝉鸣,一闪一闪。

  后来再长大一点,到了上学的年纪,即使黄少天不在爷爷身边,他还是依旧喜欢睁大明亮的黑眸抬头看那些星辰,那是独属于夜晚的美丽,天一亮便会消失殆尽。他常常会想那些发着光热的星体,究竟从何时诞生,又将在何时消亡。或许他这短短一生也遇不上几次恒星陨落。孤独寂寞的长夜里只有自己散发着光热温暖自己,大概人也是这样吧,真是种可悲的生物啊……

  黄少天甩掉脑袋里自认为中二的念头,可他对喻文州就这么没头脑地说了一句,“若我们都是那天上的星星,我们之间可能得隔着老长老长的距离呢。”

  喻文州看他虽然笑着却还是有点忧郁的样子,顾自笑笑,说,“我越过数亿光年也要和你相遇。”

  黄少天怔了怔,而说这话的人却一脸轻松自在地管自己仰望夜空,银白色的星芒似要被他尽收眼底。黄少天随即回神,只是单纯夸赞他这句话,“不错啊哥们儿,读文科的?”

  “不是,理科。”喻文州偏头看着他,“怎么了?”

  “呃,没什么,就是觉得你挺会撩的,只是可惜了你这话哟,没说给什么软萌的妹子听,倒是让兄弟我听了。”黄少天这么说着,一脸可惜。

  喻文州笑笑,认真地盯着他瞧,“不可惜。”一样的,说给未来对象听的怎么算可惜。

  黄少天听了也只是跟着笑笑,谁知道他这句不可惜是什么意思呢,别会错了意才是。

  在初秋微凉的夜里等待着的众人也算是不负此行,空中骤然划过一道流星,像是被闪电破开了一道银白的口子,随即又归于黑暗。这只是这场流星雨的前奏而已。

  “许愿吗?”黄少天这么说着,“听说流星雨许愿很灵的,许个愿呗,万一以后实现了呢?”

  “好。”喻文州简单回了个字,还是在抓紧时间拍摄,心里却想好了他的愿望,接着停了一会儿来稍微正式一点地默念他的愿望,不过他向来不信这个的,愿望什么的自己去实现就好了。

  不一会儿,数道银白色的星芒掠过夜空飞往它们该沉寂的地方,墨黑色的天空还有喻文州的墨瞳里都映着那银白色的星芒,天空找到了它的光,而喻文州也是。

  “流星雨真好看!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呢!”黄少天的话语里藏不住的兴奋,咧嘴笑着有时还会露出尖尖的小虎牙,喻文州觉得这样的黄少天有点阳光到晃眼,整个人透着一股子活泼劲儿。“诶文州,你看那里!那里有好几个呢,真是要看花眼了!”

  “嗯,少天自己也别忘了拍照。”喻文州好心提醒。

  黄少天点点头,“知道了知道了。”头上刚染的黄毛也一颤一颤的,看得喻文州很想上手摸一把。

  “少天,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天文吗?”喻文州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黄少天投出疑惑的眼神,“为什么啊?”

  “我想找到属于我的星星,”喻文州说,“不过,很可能让我遇着太阳了。”

  其意有所指,黄少天当然不会听不懂,笑着说,“是吗,那你运气好,可要好好把握啊,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多年之后,两人回忆起当年的相遇,又问及许愿一事。

  “文州文州,你当初许的什么愿啊?实现了没?”黄少天一脸八卦样。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笑着说,“早实现了。”

  黄少天一脸得意地接话,“我就说那流星雨很灵的嘛!你看看,诶文州你许了什么愿啊?说出来听听?”

  “希望,从今以后的每一个夜晚还有每一场流星雨,我们都能一起迎接。”喻文州说得很慢,黄少天听着就渐渐红了耳尖,“真的?别是你现在编的吧。真不是我说,喻哥你这情话技能跟谁学的?当年那句话可撩到我了。”

  “真的啊,”喻文州搂紧了怀抱中的人,“我怎么敢骗剑圣大大你呢?”

  “原来你那么早就惦记本少的美貌了是吧?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黄少天从喻文州怀里挣脱出来一点,仔细地盯着他,生怕他说假话似的。

  喻文州只是说,“是啊,可是少天,你不是吗?”他含笑的眼睛看得黄少天有点起鸡皮疙瘩,结结巴巴却又很爽快地说,“是啊,我是那时候看上你的。要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找你搭话啊。”

  “行行行,还得谢谢爸妈给了副好皮相。”喻文州轻笑着回他,手则是在给黄少天顺毛,安抚一下。

  黄少天被摸舒服了,提议道,“我们哪天出去野营吧?很想再看看那个地方的星空,肯定比城市里高楼大厦框出来的星空好看。”

  “好,都听你的。”

  黄少天我在喻文州怀里想,我的愿望也实现了哦——“喻文州,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整整一辈子不许耍赖的!”

  END。2268字

  2017.1.2015:43

  我不会天文知识啊喂,都是乱扯的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