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矣11三五现

这里蓦然。cp杂食,但一篇文里必须1V1,当然立场不是很坚定。【喜欢评论的小天使!】

【喻黄】起风了

大部分喻文州视角,主要讲喻
歌词只是挑了一部分想写的来写了一下。
高考之前听漏漏的翻唱想的设定,现在才来整理草稿,写起来感觉非常奇怪。我尽力了。

耳机里播放着音乐,是近期黄少天吵吵嚷嚷一定要他听的《起风了》。喻文州甚至还能跟着一起哼唱。

喻文州忽然发觉自己身处一节绿皮火车上,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喻文州想大概这是梦,就心情平静地等待着接下来的故事发展。

喻文州觉得车窗外飞速后移的景物很眼熟,是当年自己去青训营的那条路。他也很清楚地记得那时自己是坐高铁去的。

现在的状况就像是乘坐一辆老式列车逆行于时间长河里,穿行过数载光阴,溯游而上。

绿皮火车“哐哧哐哧”地沿着轨道前进,窗外的辰光撒进来铺了一桌面细碎的光亮,喻文州难得能享受一下这么安静惬意的时候。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汽笛鸣响,到站了。

喻文州独自走下火车,和当初的高铁站倒是没什么两样,大概梦里记忆错乱了,站台都随意拼接。他也不知道去哪里就随便走走,走着走着就到了蓝雨,那个他最熟悉的地方。

喻文州轻车熟路地进来,这里来来往往的人还是当年他在青训营时的模样,说说笑笑着从他身边经过。

看样子是看不见我了。这样也好。

喻文州闲步晃悠着,忽见训练室的门还半开着就走过去瞧了瞧。这一瞧就见一个少年伏在电脑桌上睡着了。喻文州再一瞧窗外已是夜半,他已然认出这是以前赖在训练室拼命加练的自己了。

喻文州悄悄走进,给当初趴在电脑前睡着了的自己盖了件挂在椅背上外套。

“加油!”喻文州的手掌轻轻拍了拍少年还显窄小的肩膀。
你值得拥有更好的未来和那个更好的自己。这样当明亮耀眼的黄少天靠近你时,你不会自卑怯懦,因为你也是足够好的人,值得拥有这一切。

说实话,青训营那段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喻文州也很少回想。此刻却是难得地亲眼目睹了,甚至还让他记起曾经被人嘲笑、排挤的时候,好像有的只是竞争。那段时间的社交近乎为零,因为自己一心扑在喜欢的荣耀上,也因为很少有人不戴有色眼镜来看他就索性不怎么交朋友了。

其实回想起来,那时候他自己脑海里只有荣耀,心思纯粹到现在的自己都非常羡慕。

一个场景结束,画面静止。喻文州只觉自己要走动着去开启下一个场景。可事实上当他还没反应过来,下一个场景就在眼前铺陈开来了。

“猝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那是喻文州第一次见到黄少天。彼时,他正勾着别人的肩膀,嘻嘻哈哈地聊着荣耀,嘴里叼着根牛奶冰棍,阳光照耀着的他闪闪发亮,很惹眼。他笑起来就是那么阳光,那么明亮,像八月初升的朝阳,耀眼而远在天边,有着那种他一笑我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笑的迷人魅力。喻文州这才发觉——

原来,笑也是会传染的。

他看向我的眼睛永远是亮晶晶的,像一捧云汉银河里的星光。

我只在盛夏的星夜里见过。

“不惧笑话”

在青训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觉得这个手速勉强到职业选手入门级别的少年能扛过一次又一次地选拔,最终他却接过索克萨尔成为蓝雨队长。

空荡荡的训练室里就他一个人,静得只有他的呼吸声伴着游戏音效,在闷热夏夜里交织。喻文州自己也曾怀疑过自己是不是真的不太适合荣耀。

他想过放弃,但他不甘心。

他在内心不断地问自己同一个问题——你喜欢荣耀吗?
喜欢,当然喜欢,是抛却一切想取得胜利赢得荣耀的喜欢。这是他的回答。

坚定信念后,他开始不再泄气,不再去抱怨自己的手速为什么在付出努力后还是进步不大。他想只要他热爱就够了。

因为热爱,所以愿意比别人付出更多。

因为热爱,所以不惧别人的质疑与嘲笑。

喜欢荣耀,本就是件开心的事,无关其他。

“短短的路走走停停,也有了几分的距离”

画面一转,还是在训练室里,少年喻黄站着两相对峙。
黄少天那时候挺瞧不上喻文州的,还喊过喻文州几句“吊车尾”。

“请你放尊重一点。”喻文州的语气冷冷的,脸上也不同于平日里的温和,看得出他的认真和生气。

“就算你不手残,也照样还是吊车尾。”

“你……”喻文州的指尖攥紧到发白,随即又松开。

那时候的黄少天一身锋芒,不留意就扎伤了谁。

喻文州记得让黄少天对他的态度开始转变,是在他三赢魏队时,黄少天看向他的眼睛里掺杂了很多情绪,不解,愤怒,不甘,难过。黄少天知道自己不该冲喻文州撒气,他也知道喻文州的连赢三把,不过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

不是他,还会有其他人。

可他就是忍不住。

喻文州现在还记得那个冲他吼了几句气话的黄少天,眼角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可以哭出来,但他没有哭,只是强忍着难过。

喻文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好,干脆就什么都不说。然后那晚喻文州陪着黄少天在训练室里呆了很久。

再之后,方队把他们安排在同一个房间里住,意在培养默契。两人就笨拙且拘谨地相互试探着,去寻求一个相处的平衡点。那时才渐渐互相坦诚以对,此后喻文州才终于感到黄少天这个小太阳也能温暖他了,而不是像之前的光芒万丈,无法企及。在这过程中喻文州努力追赶上黄少天的脚步,而黄少天也学着在他面前收起刺人的锋芒,只发散着温暖的光热。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他,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喻文州的青春里有荣耀有蓝雨有黄少天,他一整个青春他都参与了,从始至终。好像黄少天也变成了他的青春的代名词,也好像他就是他的青春。

从第四赛季出道以来,他们在屏幕里厮杀,在键盘鼠标上奋战,每一个夏天都承载了狂喜或失落。

而在第六赛季,蓝雨夺冠了!那是他们用键盘敲出的盛夏。那个盛夏有着非凡意义,那个盛夏名叫蓝雨的夏天。

可喻文州觉得黄少天才是盛夏里那抹最耀眼明朗的天光。他像是他生命中的一抹亮色,为原本的黑白底稿涂抹上绚丽缤纷的色彩。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G市已经入冬失败很久了。”

“有你在,怎么会有冬天?”

“行吧,那全年都是夏天!”

记得第六赛季庆功宴,大家在ktv里k歌,喝酒。黄少天扑过来,满脸酡红,眼睛却亮得可怕,还搂着喻文州就是不撒手。喻文州眼神暗了暗,一手捂住黄少天的眼就凑上去吻黄少天。

这是他们给彼此的第一个吻,带着酒精的迷醉感。这个吻浅尝辄止,喻文州放下手时手还在微微颤抖,他怕他眼里的光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而黯淡。所以喻文州自欺欺人地在接吻的时候捂住了黄少天的眼睛,他有点不忍心去看他。

“文州?”喻文州见黄少天是一脸的茫然无措,但黄少天的脸上却似乎是更红了。

“少天,原谅我的冲动。”黄少天闻言垂下眼,低垂的眼睫遮住了眼底的酸楚苦涩,就只是冲动吗?

“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了。”喻文州仿佛自暴自弃般表白自己的心意,略微苦涩的声音还在颤抖。他怕说完之后他们连朋友也不是了,但他还是想说,借着三分酒意七分真心将自己的内心剖开来赤裸裸地展示着给喜欢的人。

黄少天猛然抬头,拉着喻文州接吻。吻毕,黄少天在喻文州面前表白,“文州,我也喜欢死你了!”

然后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带着少年人的冲劲儿和无畏。

画面一转,却是到了自己和黄少天在蓝雨的宿舍。

“少天,起床了。”黄少天闻言很不高兴,整个脸都要皱巴在一起了。黄少天顺手把被子拉过脸继续蒙着睡。

喻文州轻轻扯了扯被子,试图让黄少天重启开机。结果被黄少天劈头盖脸吼了好几句“别吵!别打扰本少睡觉!困死了困死了,别烦我听到没!边儿去。”喻文州愣了三秒,之后喻文州就坐在床边从容地调大音量放起了“大山的子孙哟~”,愣是把黄少天给吵起来了。

然后黄少天在大白天里就揪着喻文州说抱歉,“队长,那什么我起床气有点大,您多担待,大人不记小人过。”毕竟也是因为无他自己起床气大无缘无故地乱吼了喻文州几句,道个歉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后还要同一个屋檐底下生活呢。

“……但你放山歌过了啊。”黄少天低声咕哝了一句。

喻文州耳朵灵着呢,“嗯?那下次你要听什么?流行还是摇滚?”

“还带点歌的啊……”黄少天撇撇嘴,表示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

画面又一转,看起来和刚才他俩正合住没几天的场景没什么区别。

“少天,起床了。”

“我不起,我不起。好队长,让我再睡五分钟,五分钟就好。我的好队长,我醒了我一定好好训练,但我也要睡好养好精神啊,你说是不是?”黄少天发现面对喻文州这个老好人,撒娇啊不对是撒泼莫名管用。其实黄少天要怎样,喻文州怎么会不顺着他,单纯只是想看他闹而已。

而作为黄少天原本室友的郑轩表示压力山大,黄少究竟发生了什么?

画面从摇头的郑轩渐渐虚化然后就慢慢显露出现在他们家里客厅的模样,整个色调暗暗的,沉重得好像空气也凝滞了。

“可我都在G市找好工作了啊!你突然间就要去B市,你想过我没有?”黄少天皱着眉朝喻文州喊。

“对不起,少天……”

黄少天一脸不开心,烦躁地打断喻文州的话,“行了行了,你要走,现在就赶紧走。”说着就要赶人。

喻文州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联盟总部表明了求职意向,递交了申请,结果就上了,以致于现在他就得去北京总部那里报道。

第二天喻文州要去机场,黄少天还在蒙头大睡,丝毫没有要送他的意思。喻文州也不想吵他睡觉,轻手轻脚地准备好就自己出发去机场了。

喻文州觉得既然已经闹得彼此不开心了,就更应该处理好这件事。少天的情绪得安抚,工作的事就再考虑吧。毕竟这件事是他自己考虑欠周了。

“完了完了,错过文州登机的时间了。”黄少天是真的睡过了头,昨晚就不该分房睡的,这几天他工作挺忙,今天好容易早点睡结果生物钟没调过来,睡懵了。

黄少天当机立断辞了这里的工作,这才搭了一班飞机飞到B市。

黄少天飞过去的时候已是下午,听着行李箱就到总部找人去了。

“现在你害我丢了工作,可要养我啊。”

“好。”

兜兜转转,喻文州又回到了梦境的起点,也是他整个职业生涯的起点。

喻文州忽然有一个想法,这么多年恍然而过,仿佛一场梦。梦里哭过,笑过,也曾孤独寂寞,或是彷徨无助,好在这一路有黄少天这个明亮的小太阳。

在宿舍里,喻文州翻开自己那本笔记本,在扉页上写下——
“我曾辗转于这世界之大
也寻觅过无数烟花
都不及你
粲然一笑啊”

黄少天之所以缠着喻文州让他听那首歌,是因为在他整理喻文州的笔记本时,他看到了这段话,觉得很像之前自己听过得一首歌的歌词,就一定要撒泼耍赖(或是撒娇卖萌?)让喻文州听一下。黄少天本满心欢喜,以为能勾起喻文州什么陈年回忆,结果喻文州似乎没多大反应,只是觉得还挺好听,加入了歌单。

喻文州不知道的是黄少天还拿了只水笔,顺着接下来的调子在后面补了句烂大街的情诗。
“情之所起
一往而深啊”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队长你听什么呢?”黄少天凑过去摘了喻文州的一只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耳边只响起最后一句歌词,伴着喻文州含笑的跟唱,敲击在他的耳膜上。

黄少天听得莫名脸热,口不择言地想缓解一下自己有点窘迫的状况。

“你说什么情话呢,喻文州?”喻文州知道黄少天紧张的时候会习惯性叫他全名,他没有因为称呼去闹一闹黄少天,而是低着声音重复,“少天,你还愿意吗?”喻文州说得无比郑重,眼神里有着一如当年的坚定与热忱。

“当然愿意呀!”黄少天飞快地回答。

因为你是喻文州,因为我喜欢你。因为今年的盛夏天光正好,和风正煦,一切都刚刚好,刚刚好都是我喜欢的模样。

“少天,起风了。”

END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懂,其实这算是一个诡异的穿越,但是喻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没看懂的话,是我自己的锅orz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