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矣沉迷搞cp

这里蓦然。cp杂食【喜欢评论的小可爱!】

【周喻】预判01

大概发了第一章可能就会停更,三次要选考高考来着,主要是这个设定想了很久,自己又很喜欢。
写了四五个小时才写出来第一章,情节感觉有点跳(?)如果觉得喻纠结的点奇怪的话,那都是我的问题。主要没交代完,毕竟也才第一章。
只是想写一个喻对周预判失误的设定。祝食用愉快。

——————————————
  


  预判,预先判断。

  职业选手对这个词一定不陌生,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经历过培养意识这个阶段,而这种意识就是预判,能让人绝境逢生,反杀对手。

  荣耀里不管是对招式的预判,还是对战术的预判,可谓是司空见惯了。而事实上,现实生活中也存在着无处不在的预判,有时预判的对象只是个小问题,无关痛痒,有时却是人生岔路口上的抉择,预判得准或不准,未来都在前方等你,不近不远。

  人们通过预判趋利避害,权衡轻重缓急。

  感情也不例外。

  

天色暗沉,窗外落着大雨,这是三月的第一场大雨,雨声“刷啦啦”地伴着喻文州在本子上的写字声。每次复盘之后,回到小公寓的喻文州还会继续看那场比赛视频,在他的本子上写写画画,这是喻文州的习惯,说起来他也已经换过好几个本子了。

  喻文州缜密的思维也不全是天生的,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后天的刻苦勤奋,才能有他现在一套自己独有的思维体系。别人的出招意图和战术目的,他曾一个招式一个招式地揣摩过,有时甚至一个身位格半个身位格地去研究,在本子上一条一条仔细地列下来,重复思索这个时间节点能不能再塞进一个技能,苦想出的组合技究竟实战效果如何,不断地自立自破,再自破自立。

  这是个很烧脑也很痛苦的过程,他需要不断地在脑海里重复演绎,直到演绎出一个适合他自己打法和蓝雨团队的战术方案。刚开始的时候,可能一个几十分钟的对战视频他要重复看上好几个小时,当然,现在的喻文州不会像以前那样事倍功半,但长时间地不停拉动进度条回放重播,炫目的白光让喻文州在短暂的闭眼休息时还能感觉到它们在视网膜上留下的深刻印象,他的眼前闪着刀光剑影,不停重现。

  喻文州摘了无框眼镜,闭着眼按揉他发痛的太阳穴和眉心,想要纾解一下头疼的症状。喻文州不常戴眼镜,毕竟近视的度数很低,只是分析比赛的时候比较习惯戴上。

  “叮”的一声,喻文州的手机屏幕忽地亮了一下,喻文州拿过来一看锁屏页面中间躺着一条信息,周泽楷发过来的,内容很简单,就两个简单的字,“楼下”。

  楼下?什么意思?喻文州看了只觉得比再让他看两个小时的复盘视频还要头疼。

  因为这个人不按套路出牌,看着乖巧却又比谁都倔,这样的人让喻文州觉得失控到怀疑人生。

  但喻文州还是走到窗户边上,有点犹疑地往窗外看去,只见瓢泼大雨之中周泽楷单手撑着雨伞静静地站在楼下。周泽楷看见喻文州在楼上看到他了,他就对着喻文州笑,笑得很傻很单纯,是那种看见喜欢的人发自内心的开心与满足,尽管隔着玻璃隔着雨幕,喻文州还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喻文州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人到底还要带给他多少惊吓。喻文州下来找他,他站在小公寓的大门口和周泽楷隔着雨幕对视了许久,仿佛无声地对峙,没有人先迈出那一步。周泽楷在等,喻文州这么想。

  漆黑的夜里只有路旁的路灯把彼此的面容照亮,路面闪着细碎的光亮,道路旁的二乔玉兰前几天开得正好,现在却因风雨而落了一地白紫两色的落英,像落了一地的春雪。夜里很安静,只有雨声和不远处的车流声,喻文州最终还是撑起伞走向周泽楷,毕竟不能让周泽楷大老远地跑过来在这么冷的夜里冻着。

  周泽楷突然就把喻文州扯向他,单手拥住喻文州,头顺势靠在喻文州的肩上轻轻蹭着,低低地说,“我好想你。”原本喻文州要问他为什么来的话,因为提前得到了周泽楷的答复而梗在喻文州的喉头不上不下,像是吞了口棉花,喻文州无声地张了张嘴又选择闭嘴沉默。

  喻文州整个人被周泽楷紧紧拥在怀里,周泽楷的雨伞给他们俩在城市雨幕中隔出了一个小空间,整个世界下着大雨而这个逼仄的小空间里只有他们,仿佛与世隔绝。喻文州手上原本撑的雨伞也因周泽楷刚才的突然发力而垂落近地,雨水在倒拿的伞里积聚着,周泽楷那大雨般猛烈而直接的情感也被伞面接收着。

  周泽楷也只是这样抱着喻文州,不敢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生怕喻文州下一秒就推开他然后毫不留情地离开。因为周泽楷担心喻文州对他的纵容仅止于此,没有让他更进一步的机会。

  喻文州觉得这次的拥抱算是对自己一次放纵,然而小周自始至终带给他的不受控的感觉依旧没有消失,仍然带给他一次又一次的惊喜与惊吓。

  周泽楷仿佛真的无解,游离在喻文州世界的规则之外,像一个强势而温柔的入侵者闯进了他的世界,并且表白宣誓,“前辈,我喜欢你”。

  喻文州还记得那时候周泽楷说,“我,无解。”然后对着喻文州乖巧得笑。

  喻文州先前的理论和预判在这个人面前一点都行不通。

  喻文州喜欢或者说是习惯性对人对事物在接触或着手之前先做一个预判,好相处的就愉快玩耍,不好相处的就避免产生交集,发生矛盾冲突。当他自己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小习惯的时候,他把它归结为一种自我保护,人大概都有趋利避害的本性吧。

  在喻文州看来,如果他乐意的话,用他自己的方式去预判其他所有人也并不是特别难懂,然而周泽楷是个例外。

  但是面对周泽楷,喻文州的脑海里频频发出“预判失误”这样的信号,周泽楷这个人的不可控让喻文州觉得莫名恐慌,是从心底上泛出来的,像是踩上了一团棉花摇摇晃晃却始终找不到支点。

  雨越下越大,没有要停的意思,浓墨般沉重的夜色压在两人身上,伞里积蓄的雨水渐渐多了,喻文州拿着手也有点酸了。

  喻文州想从周泽楷的怀里挣脱出来,周泽楷恋恋不舍地不放,“很冷了,上去吧。”喻文州声音有点微哑。

  周泽楷听话地松了手,喻文州把伞里积着的水倒出来,突然间在想感情要是也像这伞里积着的水能那么轻易放空就好了,然而没有如果。

  周喻两人上了楼,进了喻文州住那个两室两厅的套间,喻文州安排周泽楷去睡客房,他自己把两人的雨伞拿到阳台那边撑起来放着风干。

  然后喻文州回房草草完结了复盘的工作,心情沉重地瘫在床上,现在喻文州只想尽快睡觉,看了几小时视频又要应付周泽楷,整个人已经超负荷了。这一觉喻文州睡得很沉,好像要睡到天昏地暗世界尽头。

  周泽楷躺在喻文州的隔壁房间里睡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周泽楷都会很开心,和喻文州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感觉让他觉得很好。周泽楷说不出具体哪里好,就是好,好到让自己止不住发笑。

  这一晚,周泽楷睡得很好,直睡到天光洒满木质地板。周泽楷一看手表发现九点了,果然花了大半天时间飞过来还是有点累。周穿好衣服起床,去洗手间漱了漱口,抹了把脸。他到客厅和厨房看了一圈都没看到喻文州,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喻文州向来雷打不动地早起,周泽楷就以为喻文州出去了,可他出去至少也会跟自己说一句的。周泽楷饿着肚子在喻文州的小公寓里晃悠,突然发现喻文州的房门紧闭着,就更加奇怪了,喻文州不在房间里的话一般是不会关门的。

  周泽楷脚步轻轻地靠近了,轻轻地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没锁,周泽楷就进来了,顺手带上了门。周泽楷看到喻文州还躺在床上睡觉,自觉奇怪地走近他,发现喻文州的脸红红的,周泽楷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是烫的。

  周泽楷想起昨天自己在那样冷的暴雨夜里抱着喻文州抱了很久,等喻文州说冷自己才松手,虽然昨晚基本没什么风,雨伞挡住了大雨,但夜里寒气侵人肌骨。周泽楷很自责是因为自己而让喻文州生病了。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红扑扑的脸颊,觉得他的前辈就算生病了也很好看,喻文州阖着的眼睑上的长睫微微颤动,似乎是睡得很不安稳。喻文州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么没有防备的一面,安静祥和,看得周泽楷想对喻文州做坏事。

  周泽楷很想吻喻文州。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谁让周泽楷是个高执行力的行动派呢。

  周泽楷在吻他之前心里还纠结来纠结去,小心思在肚子里弯弯绕绕地钻,吻下去的那一刻,脑子放空,一片空白,来不及思考。周泽楷没来由地睁了一下眼,然后他就怔住了。在喻文州平静的眼波注视之下默默起身,尴尬得周泽楷低垂着眉眼不敢去看喻文州。周泽楷刚才和他对视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一下子溃不成军。

  -tbc-
求评论!!!喜欢和小可爱们聊天!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