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矣11三五现

这里蓦然。cp杂食,但一篇文里必须1V1,当然立场不是很坚定。【喜欢评论的小天使!】

【喻叶】灰蓝(只是个坑,慎入)

律师喻X网管叶
主要是写不下去了(就先发出来?),和后面的梗有点难连,想直接写两人一猫的老夫老夫模式,貌似原本的设定就是那样的日常。培养感情太难了!

————————————————

叶修还一直记得那天。

那是个深秋的黄昏,空气里凝着微湿的水汽,天气有点冷,带着初冬的寒意,侵人肌骨。

兴欣网吧里的叶修搓着手,还嫌冷就又朝手心里呵了几口气,却也还是缓解不了湿冷气候所带来的寒冷。他用力揉了揉有些冻红的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好应付即将来临的更冷的漫漫长夜。

叶修忽地想起了门口前几天来的那只流浪猫,那小家伙谁都不粘,就爱往满是烟味的叶修身上贴,老板娘出于热心就让叶修收留了,叶修一句话没说,他自己就从原本买烟买泡面的工资里还划了一部分给小家伙买猫粮。叶修往网吧门口走了几步,撞见了一幕景象。

一个戴着金丝边圆框眼镜,穿着银灰呢大衣,里面是灰蓝色的高领羊毛衫的斯文青年蹲在那只流浪猫面前,眼眸含笑地注视着猫咪舔食他刚刚倒在小塑料盘上的牛奶。那个小塑料盘还是老板娘赞助的。

小猫咪嘴边是一圈牛奶,连胡须上也沾了几滴将坠不坠的牛奶,看样子是真饿了。它小心翼翼地舔完了牛奶,又怯生生地走过来,亲昵地轻轻舔了舔他还未收回的手指指尖,想表示谢意,却又似乎是怕那人嫌它脏。那人只一味地浅笑着,眼神温柔,像是揉碎了的星光。

黄昏的夕照落在那人身上,恰似裹了一层暖黄色的薄纱,轻轻柔柔的,映照得那人的笑颜更加温暖,明朗。

“你很喜欢猫?”喻文州闻声抬头去看语者,他双手插衣兜站着,也许是常年宅的缘故不怎么见阳光,是偏白的肤色,眼神懒洋洋的,很像猫,喻文州这么想着。

叶修被这温和的眼神给捕捉到了,渐生寒意的秋末冬初时节似乎是迎来了比往年格外早些的拂面春风,或许有不知名的情愫悄然根植于心,在这和煦的春风里肆意生长,蔓延。

“嗯,这猫是你养的?刚才听它‘喵呜’叫得可怜,我猜是饿着了就擅自买了点牛奶来喂,没关系吧?”喻文州还是蹲着,脸上是得体的微笑。

“没事儿。它呀,算是我养的吧。”叶修走了几步也在小猫咪旁边蹲下来,“毕竟是拿哥的工资养着的。”

喻文州听他这语气像是养得不情不愿的,一时疑惑地看他。

叶修解释道,“这小奶猫前几天来的,天寒地冻的,老板娘心软就留它在这儿了,看哥闲就发配哥来管它喽。”

喻文州听他语气玩笑,也不知真假几分,岔开话题问他,“猫有名字吗?”

“香烟。”叶修答他。香烟难得会亲近除他之外的人,叶修也就乐得跟喻文州一搭一搭地聊着。

“香烟?”喻文州重复一遍,又笑道,“因为你喜欢抽烟?”

“何以见得?”

“显而易见啊,”喻文州还是勾着嘴角,“你身上都是烟草的味道,还是劣质的那种。”

叶修挑了挑眉,“鼻子还挺灵——所以说哥穷啊,连包好烟都买不起,还要拿工资养着小家伙呢。”叶修声音里都是笑意,他伸手揉了揉香烟的头顶。香烟受了叶修的一番蹂躏,只能“喵喵”几声表示不满,毕竟还得靠叶修养着它呢。其实,叶修给它取名“香烟”,大概也是因为它喜欢香烟的味道吧。

喻文州被他的自嘲逗笑了,也伸手去抚摸香烟,吸猫手法可比叶修好太多,舒服得香烟只想躺下,任君揉捏。喻文州蹲得久了有点腿麻就站起来活动活动,顺便双手把香烟架起来,仔细瞧了瞧,语气玩味,“你也不知道给它洗洗,看这小脸脏的。”说着还将香烟那张脏兮兮的小脸转向叶修,香烟似乎是知道喻文州在“嫌弃”它,又只是低声“喵”了几声。

“哥也尝试过,这不,没成功呢嘛。”叶修习惯性摸了摸鼻尖,试图掩饰尴尬。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