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矣11三五现

这里蓦然。cp杂食,但一篇文里必须1V1,当然立场不是很坚定。【喜欢评论的小天使!】

【周黄】记一次生病

黄生病,周照顾,喻队出没。周黄双向暗恋。复健失败QAQ

———————————————————

说起来,他们两个之前只是打完比赛握个手就算完的交情,后来是怎么一步步发展成现在这样的,黄少天 从没多想,直到那天。

蓝雨客场对战轮回折戟,场上对手场下朋友的模式大家也都习惯了,甚至还一起找了个地方搓了一顿,喝倒了一片,难得没参与聚餐的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是单纯感冒还是急性胃炎什么的,一直吐个没完,胃酸都呕出来了,弄得嘴巴里的感觉奇奇怪怪的,不太舒服。

黄少天现在是头晕脑胀,意识也逐渐模糊,肚子像是被锥子从里面向外面捅着般地疼,胃部绞痛到发酸发胀,胃酸和消化物(可能也没有了)在胃里翻滚,喉咙干涩地像放了一团棉花,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轻柔却难以忽略,一种莫名的呕吐感不断地翻涌上来,直冲头顶。而且他的身体忽冷忽热,时而清醒时而迷糊。黄少天觉得没有比生病更糟的事了,还是在比赛失败了之后生病,更重要的是参加不了聚餐!还得饿着肚子艰难地熬着,因为反正吃什么都会吐,刚才含了根棒棒糖,好家伙,没几分钟开始呕糖水。

黄少天拨了喻文州的手机号,“滴——”声不断,搞得黄少天心情更糟。终于在黄少天第三次拨号的时候,喻文州接起了电话,黄少天劈头盖脸先道,“队长你怎么可以不接你聪明可爱机智善良的副队的电话!我现在生病了!你帮我去药店买药好不好?你的副队要死了,需要你去买药!”

“刚刚太吵没听到,不好意思少天。”喻文州真诚道歉,但又语调一转,轻笑说,“生病了?听不出来啊。我这儿还有点事走不开,我——”

“那我自己去买药好了!生气!喻文州队长你即将失去你的副队!”然后黄少天帅气地挂断了电话,黄少天也不知道头脑发热的自己怎么脾气忽然那么大,想着之后给队长道个歉好了,然后默默穿上厚大衣,围好蓝围巾,不然迎着冬季的寒风出去买药,铁定病情得加重啊!

而喻文州被黄少天打断没说完的那半句话是“我找别人帮你买一下吧”,想着他是病号就不多加追究,点开周泽楷的聊天框,发了一句话,“少天生病了,我猜是急性胃炎,他要自己出去买药,要不周队照看一下?”

没几秒对面弹出来“多谢”两个字。 黄少天发现自己出来的时间不对,太晚了,药店基本都关了。他在寒风中踟蹰且瑟瑟发抖,没多久就又回了住的酒店的大堂,忽地迎面遇上了一个人,正是周泽楷。

黄少天疑惑,怎么这么晚了在大堂晃悠,不是和队长他们在聚餐吗?奇怪,真奇怪。

“前辈。”周泽楷叫住了他,并且在他面前站定,笔直挺拔地。

黄少天看着离他越来越近的男人,脑子里忽然“嘭”地炸开了花,脸上不自觉地飞红,让原本就因病发热的脸颊更红了,然而周泽楷此时看不出什么端倪,因为黄少天所认为的“围好围巾”在周泽楷眼里就是黄少天用围巾把他自己的头裹成了印度妇女,但是也还是好可爱啊!

周泽楷看见黄少天唯一露出的双眼里星光熠熠,大概是映照了酒店大堂里明亮的灯光,然而他更愿意相信是这人本身太过明亮,才会让他移不开眼。

“怎么了吗?”黄少天的声音有点哑,这几天喉咙也没好到哪里去。

周泽楷有点局促和紧张,“前辈,我,我房里有药。”

“哈啊?”黄少天有点傻了,是我烧糊涂了还是怎么了,出门买不到药回来就碰到小周而且他还说他房里有药,这是要我去他房间?虽然黄少天现在人很难受,意志薄弱,美色当前,但他还是个正直的青年,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进别人房间呢!

“感冒药胃药,都有。”周泽楷很认真地说,面上表情很是真诚善良。拒绝他倒显得黄少天自己那什么了,况且绞痛一阵一阵的,黄少天真是再想强撑着也没力气了,突然捂着肚子坐到了地上。周泽楷被他吓了一跳,赶忙去拉他才没让黄少天硬生生直接摔地上。周泽楷扶着黄少天,又让黄少天将大半个身子靠着他好分担重量,两人就一个扶抱着另一个的姿势进了电梯。

黄少天正头晕眼花,没工夫小鹿乱撞,就虚脱地挂在周泽楷身上,心道,只是去吃药而已。

进了房间,黄少天被周泽楷安置在沙发上,还贴心地塞了个抱枕在他身后,又拿了一个软乎乎的抱枕塞在黄少天怀里,虽说缓解不了什么疼痛,好歹是个心理安慰吧,黄少天这么想着,勾了勾嘴角。

早已摘了围巾的黄少天看周泽楷忙进忙出,给他倒好了温度刚刚好的热水,准备了常规的感冒药和胃药,蹲在一边很担心地注视着他。黄少天就着热水吞了几片颜色各异的药片,味道也奇奇怪怪的。

不知是不是药效起作用得太快,还是这里或者说周泽楷的身边太安心了,黄少天还没跟周泽楷天南地北地扯开了话题聊他个昏天黑地的,黄少天就觉得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终于昏沉睡去。

周泽楷也惊讶黄少天能自己聊着聊着就睡过去,小心翼翼地凑过去发现他的睡颜也很好看,红扑扑的脸颊,纤长微翘的鸦睫,白皙细嫩的肌肤,连此时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也特别好看。周泽楷看着看着就很想吻下去,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想对此时毫无防备的前辈下手,他想在他们在一起后做这些让两个人都开心的事。

周泽楷轻轻抱起沉睡的黄少天,外套裤子都不敢帮黄少天脱,只好把黄少天整个人用被子包好,不留一丝缝隙,免得着凉。周泽楷俯下身,离黄少天的脸很近,轻轻地说,“晚安,少天。”而周泽楷就趴在一旁的书桌上睡了一夜。

两人的呼吸声在静谧的小房间里交缠,是夜,很安静。

当晨曦的第一缕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洒在黄少天恬静的睡颜上,黄少天的生物钟很准时地叫醒了他。黄少天睁眼的那一霎那,他整个人还是懵的,脑子飞速地过了一遍昨晚的事,先是看到书桌旁的周泽楷,再是发现自己的衣服还都一件件好好地贴身穿着,默默松了一口气。幸好昨晚自己没做出什么。

黄少天溜了之后,还不忘给周泽楷发个信息表示感谢,周泽楷放在桌上的手机屏幕忽地亮了,上面显示着“少天可爱:谢谢你的药,我感觉好多了,下次我请你吃饭!本少的饭局必须得来!”若是黄少天看到了周泽楷给他的备注,大概也不会想着再把这份暗恋的小心思遮遮掩掩。

周泽楷被手机震动吵醒,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在看到信息时眼前一亮却又瞬间去看旁边的床,上面空空如也。

周泽楷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敲下“好”。

—————————————————
当初自己得急性胃炎感觉快升天,难为自己还记录了一下当时的感觉,就直接搬来给少天了ORZ。
天天蓝围巾印度妇女式包头是我看到舞台剧少天演员江山小哥哥的一张照片。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38)